酸洗铁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酸洗铁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都市诡事之生路-【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1:38:55 阅读: 来源:酸洗铁红厂家

平淡,如水流过干涸的肌肤

我27岁的时候依然过着平淡的都市生活。对,平淡。固定的生活,稳定的工作,还有一个相恋五年从未吵过架的男友。

我的男友乔宇亮是个有计划的人,他总是喜欢把未来的一年、三年或是五年写在纸上,然后按着纸上的条条款款做事。但他又是个简单的人,常年穿同一色调的衣服,挤公交车上班,闲时泡上一壶香茶,或是请我去看一场电影。平平淡淡,无惊无喜。

但,我和她不同。

我的骨子里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我向往有激情的生活,向往自己像很多小说的女主角一样大起大落。对我来说这样的生活才是精彩的,这样才过得有意思。有时候我喜欢幻想,幻想身边的好友都背弃我,或者是某天回到家看到乔宇亮和另一个女人在床上,等等……很自虐吧?幸运的是这些都没有发生。

而每当我想到这些的时候,乔宇亮都会笑着拍拍我的脑袋说:“你不小了,怎么还想这些奇怪的事?命好的孩子都很大了。”

我不小了,命好孩子都大了。这是乔宇亮对我的暗示,他总是这样暗示我该和他结婚了,我听得出来。但是我依旧没有答应,我不知道为什么不答应他,或许是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或许我还在等我希望的精彩生活的出现。

华灯初上,这个城市的七点半依然喧嚣而繁华,寒冷的天气挡不住人们高涨的热情。一大群人拥挤在这条狭窄的过道中,两面的商铺贩卖着年货,我依稀能听见不远处乔宇亮和商铺老板讨价还价的声音。快过节了,春节。

一个迎面走来的人撞上了我,我肩膀一压,连退了两步。

“对不起。”是个女人的声音。

“没关系。”我突然闻到一股怪异的焦味,是某种东西烧着了的味道,我抬起头正好看到一张漆黑的脸。那是一张被烧焦的脸,脸上的肌肉全被碳化、发黑,不时往下掉落着黑色的粉尘。五官扭曲在一起,狰狞而恐怖。她张嘴说对不起的时候,我能看到她嘴里深褐色的舌头和惨白的牙齿。

天啊!这是什么怪物!我头皮一炸,连忙后退了几步。再看她时,却发现我面前空无一人。我的第一反应除了惊恐,就是一丝猜疑,或许是某个朋友带着鬼面具故意吓我,或者是电视台新开发的整人节目。但我肯定,今天不是万圣节。

一股热浪从四面八方忽然涌来,身边的人群好像被打了强心针似的发狂般向前冲去,呼喊声、脚步声不绝于耳。而我这时才忽然发现,周围的环境已经变了,两边的商铺变成了紧密的墙壁,商场的过道也变成了一条地下通道。

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乔宇亮呢?我感到一丝心悸,在人群中搜索着乔宇亮的影子,没有任何发现,而那股热浪却再次袭来。我听到人群中有人在喊“起火啦。”我一惊,虽然满脑子的疑惑,还是下意识地跟着人群逃离的方向跑去。

四周的温度越来越高,我已经能感觉到身后的火舌舔到了我的头发,一股焦臭味弥漫在空气中,呛得我不断地咳嗽。这地下通道是个巨大的T字型,现在已跑到了尽头,出现了左右两个岔路口。

我看到和我一起逃跑的人们都一致性地选择右边的出口,于是未加思索就向右边跑去,但是刚跑出两步,我忽然停住了。那个被烧焦了的女人,居然出现在右边通道的路口!我又闻到了那股奇怪的焦味,原来是她身上发出来的,不到三米的距离,我闻到了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除了焦味还有一股子恶心臭味,是尸臭的味道!她不是人!

“来,往这边跑,生路只有一条。”她向我招手,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腔调说着,而从她身边跑过的人却没有正眼看她一眼,仿佛那里根本没有人,或者说,只有我才看得到她!

生路只有一条!我惊恐地看着她,脚跟向后移了几步,而她依然保持着那样的姿势。大火从地下通道里蔓延了过来,是走左边?还是右边?这是摆在我面前的一个严峻的问题。左边,空无一人谁知道能不能出去;而右边,看似生路,却有个会动的尸体挡在我前面。

到底该走哪条?我向前动了动,心想还是走人多的右边比较安全。但是,我忽然看到她笑了。是的,就算五官烧得面目全非,我也能看出她的笑,是一种阴谋得逞的笑容。

不对!不能走右边!我心里狂跳着,猛地一转身朝左边的出路跑去。而我的身后,我清晰地听见了一声叹息,我的直觉告诉我,我选得没错,我开始庆幸自己的选择。等等,如果我选得没错,如果真如她所说生路只有一条,那么,往右边跑的那群人……

我猛地一回头,深长的通道一眼望去,我看到滚烫的火焰,已经封闭了右边的门口。数不清的人奔跑着挣扎着,浓烟刺红了他们的眼睛,呛得他们弓着腰捂着嘴不断咳嗽,火焰点着了前面几人的衣服,引得他们乱拍乱跳。那一刻我居然清晰地看到了他们脸上的表情,那是一种极度绝望的神情。他们好像注意到了我,注意到左边才是生路。

深圳试管医院

沈阳治白癜风的好医院有哪些

为什么手脚白癜风治疗效果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