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洗铁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酸洗铁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BP在美复宠有点难-【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20:29:39 阅读: 来源:酸洗铁红厂家

BP在美“复宠”有点难

时间真能抹平一切吗?不尽然。经历了4年的光景,“墨西哥湾杀手”英国石油公司(BP)在美“复宠”之路走得漫长而艰辛。2010年那场触目惊心的漏油事故,让BP明白“从天堂到地狱只在一瞬间”,行业声誉和地位受到毁灭性打击的同时,美国政府更是将BP的名字拉入了“留校察看”的黑名单。

 

作为五角大楼曾经最大的燃料供应商,BP时下却是美国联邦机构合同商中的“下下选”。为了重新打入美国市场,BP日前宣布成立主攻48州陆上油气资产的新公司,旨在通过与中小规模独立公司竞争角逐美页岩业务。

墨湾新探区招标“没份”

想重新获得美国的青睐,BP应该把力气用在刀刃上,在美方看来,如何妥善解决漏油赔偿才是关键,根本不关心其是否组建以美陆上资产为核心的新公司。

2月13日,奥巴马政府宣布,将出租墨西哥湾4000多万英亩的新油气探区,初步计划3月19日召开探区拍卖会。其中3960万英亩探区位于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州和阿拉巴马州海岸以外海域,剩余46.52万英亩的探区位于阿拉巴马州东部海岸和佛罗里达州西部海岸以外的墨西哥湾南部海域。

这一消息让许多石油巨头跃跃欲试,但并不包括被“打入冷宫”的BP。美国环保署(EPA)于2012年底以“缺乏商业道德”为名,禁止BP与美国联邦机构签署任何新合同,禁令持续时间不定。尽管BP随后接连上诉寻求解禁,甚至打出了“唐宁牌”,但均未果。

去年8月,BP再次向休斯顿联邦法院上诉,要求EPA取消禁令。去年底,唐宁街以“直接触及国家经济问题,BP对英国就业和养老金有重要影响”进行辩护,但美国方面仍然不买账。

1月,美政府向休斯顿联邦法院表示,禁令应该继续,因为BP最新的计划和承诺仍不足以证明其是一个负责任的联邦机构合同商。

“捅的娄子现在都没有摆平,也难怪会失宠。”彭博社产业分析师布莱恩·弗里尔表示,“据我所知,联邦法院3日再次驳回了BP停止支付墨湾漏油相关罚金的请求。BP预计的和解金约78亿美元,但随着索赔人数越来越多,赔偿金已增至92亿美元,让BP有些吃不消。”

综合外媒数据显示,截至3月3日,BP已累计支付逾38.4亿美元的赔偿金额,这其中包括约20亿美元的企业赔偿。包括漏油赔偿在内,目前针对BP的诉讼案高达10万件,有预测称这些诉讼至少将持续至今年底。

美国内政部发言人杰西卡·克肖表示,不会阻止BP参与3月19日的竞标会,如果其是最高出价者,内政部或将帮助BP寻求禁令暂时解除。内政府数据显示,2013年,BP是仅次于壳牌的墨西哥湾第二大石油生产商,产量约6360万桶,雪佛龙排名第三。

尽管内政部做出承诺,但业内普遍认为,BP几乎没戏。“墨西哥湾是BP的核心力量,它着急想重返该地区,但在就污染赔偿的诉讼完结前,美国都不太可能解除BP的禁令。”金融服务公司Edward Jones分析师布莱恩·扬伯格表示。

BP首席执行官鲍勃·达德利在2月4日的财报会议上表示,公司去年第四季度墨西哥湾地区原油产量超过20万桶/日,目前在该地区有10个钻井平台。他告诉投资者,预计未来产量有望升至超过30万桶/日。

联邦机构合作商“除名”

谈到美国国防部的获益者,除了庞大的军火生产商,BP绝对排在前列。在往墨湾倾泻原油前,BP是五角大楼独一无二的长期合作商,和国防部的“亲密关系”,曾让BP打算以惯常的官僚交易“低调”处理漏油事故,直至东窗事发。

2001年,BP从国防部获得了3.57亿美元的丰厚合同;2011年,BP以价值13.7亿美元的合同成为美国军方最大燃料供应商;2012年BP跌落第二,桂冠被壳牌以28.6亿美元抢夺;2013年BP被挤出前三,壳牌仍然位居榜首,合同价值约13.4亿美元;紧随其后的是总部位于迈阿密的航空燃油生产服务商全球燃料服务公司(World Fuel Services),11.9亿美元;阿富汗燃料供应商National Fuel位列第三,合同价值约9.127亿美元。

彭博社数据显示,2013年,BP只获得了3100万美元的联邦机构的合同,约有6.58亿美元的计划订单被迫“流产”,其中大部分是国防部撤销所致。

国防部一直是BP最重要的“客户”,但受禁令影响,国防部只得将BP踢出合作名单。国防部去年曾承诺和BP签署超过4亿美元的合同,但其中一个办事处并未按约购买最低限额的燃料,致使该允诺最终化为泡影。

“与直接取消相比,联邦机构通常会为了延长合同而设定最低采购量。”小布什政府时期联邦政府采购政策办公室(Office of Federal Procurement Policy)副主任罗布·伯顿表示,“他们认为‘除旧布新’是个高风险的事情。”

美国国防部最大局国防后勤局(Defense Logistics Agency)显然倾向于让协议到期。“被终止合作的合同商,没有令人信服的延长合作的理由。”该局发言人咪咪·谢尔马赫表示。

在禁令下达前,国防后勤局于2012年5月—9月期间,先后和BP达成了3份总价值高达21.5亿美元的合同。但随着禁令的实施,这3份合同被迫中止。BP发言人杰夫·莫雷尔表示:“我们为此抗争过,但最终眼睁睁看着这3份合同变成了废纸。”

截至去年9月30日,由于未能获得联邦机构的任意一笔新合同,加上美军方燃料主要供应商身份被终止,BP去年在联邦机构的业务净亏损达6.54亿美元。

美国联邦机构中,只有司法部履行了和BP的合同义务,其管理的联邦执法机构联邦监狱局(Bureau of Prisons)去年和BP达成了价值34.1225万美元的天然气供应合同。司法部发言人布赖恩·法伦透露,在现有合同框架下或新替代者出现前,允许“停牌”公司继续供应燃料。

美国巴尔的摩大学法律教授、战时承包事务委员会(Commission on Wartime Contracting)前成员查尔斯·蒂弗表示:“美国这是在变相地处置BP,在企业责任方面,不要光动嘴皮子,而是要说到做到。”

平顶山工服订制

保山定做职业装

平顶山工服定制

酒店门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