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洗铁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酸洗铁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绿色通道的尴尬山东蔬菜产业遭遇超载难题-【新闻】中亚阿魏

发布时间:2021-04-20 13:46:47 阅读: 来源:酸洗铁红厂家

“绿色通道”的尴尬山东蔬菜产业遭遇超载难题

“再这么弄,俺就快愁死了,本钱都挣不回来,买卖没法干了,”在山东寿光蔬菜批发市场,李晓蕾急得满脸通红。她是来自东北的蔬菜购销大户,常年驻在寿光。每星期,她要雇佣八部货车,把在寿光采购的蔬菜运往吉林等地。 她说的“愁死了”指的是, 星期天发出一车油菜,因为超重一千多斤,在辽宁沙河被当场卸载一吨多;星期一又发出一车菠菜,这回不超重,走到沈阳一路口检查“过秤”,因为“装载不均匀,车后桥比前桥多负重一千多斤”,罚款1700元。“那么多的散菜,谁能给装完全均匀了?”李晓蕾的车是8吨的大货,“销完菜配货返程又查了,俺超重显示说是46公斤,不知咋的又一下罚了1300。”货主或者司机能掏出******各样的罚款票据,卸了李晓蕾的油菜并且交“保管费”的单据干脆就是张白条,圆珠笔随手写在一张名为《公款招待结算审批单》的背面,签了个罚款人的名字,无单位、无公章。“这样的单据你也要啊?”“不要能咋整呢,换你敢多问呐?”“卸了的一吨多菜没回去领吗?”“这不白扯的嘛,那也能回去要啊?再说了,我四五天返回去了,就是没人动也早烂了,还得再多交好几百‘保管费’。” “这样的情况,不少货主、司机都碰到过,”山东寿光蔬菜批发市场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佩军说。根据市场的统计,从11月中旬开始,交易量已比去年同期降低了15%以上。而最近这十几天,按照以往的情况,这个全国******的批发市场,早已应该全国各省货车满满,走人都很困难,但早晨8点多钟,每天交易量最火爆的时辰,货车仍然稀稀拉拉的,看上去略显冷清。长驻市场的一部分外运货车已经停运,涉及北京、天津、东三省、内蒙古等地的几十家运输公司和个体运输户。供应商也来的少了,特别是南方的一部分远途客户没法送菜上来。想办法“斩关夺隘”运过来又怎么样呢,“有一次连着两天的菜压在这里了,运不出去,”王佩军说,在这个90年代初就已是全国蔬菜购销中心的市场来说,是很难想象的事情。 寿光市场的内运外销,牵扯着全国蔬菜市场的行情。1989年,寿光市三元朱村党支部书记王乐义发明了冬暖式蔬菜大棚,在冰天雪地里种出了五颜六色的反季节蔬菜。这次中国蔬菜生产方式的革命,使绝大多数的中国老百姓告别了冬天只有白菜、萝卜可吃的状况。这项技术迅速传遍全国农村,并一举确定了寿光的全国蔬菜购销中心地位,江南江北蔬菜自发向此集中。按统计,山东的进京蔬菜占北京消费量的55%,其中的一大半又是从寿光运抵北京的,长江之北直到东三省不少城市情况也大略如此。“寿光菜”在经济领域已经是个“泛称”,它连接着全国各地的菜农、蔬菜公司、运输企业、城市集市和菜篮。寿光市场的购销不畅牵一动百,这在这次开始于7月、12月份的集中整治活动中得以体现,北京等城市菜价普遍上涨,紧俏菜上涨超过100%,一般在30%,低者也在15%左右。 “绿色通道”的尴尬 “说查就查,说卸就卸,说罚就罚,查超载当中对蔬菜运输车辆不能这么干,国家有诸多专门文件,但看来在各地实际执法操作中尺度不一、效果不大,”王佩军说,“‘绿色通道’看着就跟没了一样,那个‘绿色通行证’早已没有了当初的效果。” 而李晓蕾等蔬菜商的疑问则是:“超限超载肯定不对,治理当然应该,可这送菜的车跟拉钢材、煤炭的车超载情况能一样吗?一样大的容积,拉钢材、煤炭,8吨能装到80吨,拉菜能装到多少?菜一棵摞一棵的散着在那码着,外头有不超高不超宽的笼子罩着,它能超重多少,那个危害能等量齐观吗?”“俺那里(河北省一些地方)说了,正好赶上查超载,寿光来的车就得罚,俺离着北京城那么近,凭什么让寿光菜‘呼呼地’往北京卖。” 寿光市场的管理层和运输、销售企业反映的情况是很现实的——区域矛盾难以协调,对交通部、公安部、国务院纠风办有关文件和规定的执行、执法尺度不一,绿色通道、绿色通行证“破题”容易收尾难,交通规费等运输成本的过高使处罚难解超载根本——查超载热潮使一系列长久存在的问题比较清晰的显示了出来。 王佩军提到的“绿色通道”,起始于1995年,作为“保障大中城市蔬菜供应,丰富人民群众‘菜篮子’的重要保证”,由国务院予以确定公布。按计划要求,“十五”期间,全国应开通10条绿色通道。对这些按照“经济合理的原则”连接起来的常年性运输通道,在蔬菜食品运输过程中要“消除不必要、不合理的关卡和收费”,以保护其“高效率、无污染、低成本”。1995年以来,交通部、公安部、国务院纠风办先后开通了山东寿光至北京、山东寿光至哈尔滨、海南至北京、海南至上海等4条蔬菜运输“绿色通道”。至今,在“两部一办”的工作规定中,仍然不断明确“确保蔬菜运输‘绿色通道’的畅通,是治理公路‘三乱’工作的重要任务”。 就在前不久的7月底,在全国范围集中整治超限超载开始后,部、办再次发出《关于进一步保障蔬菜运输绿色通道畅通的通知》,明确要求——“沿线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要从实践‘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促进经济发展、维护社会稳定的大局出发,牢固树立长期抓、反复抓、抓反复的思想,以强烈的责任感和紧迫感,把确保‘绿色通道’畅通始终作为一项重要任务常抓不懈。要继续贯彻执行《国务院关于禁止在公路上乱设站卡乱罚款乱收费的通知》(国发??1994??41号文件),严禁任何部门和单位违反规定上路设站、收费和罚款,以确保‘绿色通道’的畅通,巩固来之不易的治理成果”,“坚决撤销不符合国家有关规定的站卡,降低过高的收费标准,取消不合理的收费”。其中特别提到,“对于运菜车辆,除省级人民政府批准的收费站可以收取车辆通行费外,交通部门在公路上一律不得检查和罚款”、“不准扣车、扣证,更不得指令运菜车辆到停车场滞留”。通知发了,“绿色通道”并没有像别人认为的已失效,但实际执行情况如何,从寿光市场现状和李晓蕾等蔬菜商的并非个别的运输经历来看,大约不言而喻。 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各地理解和执行尺度不一,比如个别地方执法环境较差、“三乱”抬头,比如区域利益分配和矛盾——全国性“绿色通道”破题近10年,年年抓,但至今没有统一的“绿色通行证”,像寿光以往的“绿色通道运输证”,曾经是由运输企业花500元手续费由蔬菜批发公司在本县办理的,上面有寿光县人民政府的公章,还附有国务院纠风办、交通部、公安部的举报电话。但按当初规定,绿色通道运输证的发放应由当地省政府颁发,而自从1997年以后省政府就停发了,原因是这个证的附加利益和保护效果到外省并不能得到普遍认可。山东省作为占目前全国绿色通道一半的源头地,希望交通部颁发统一证件而未遂所愿。交通部的意思是山东自己与过境地协调,但涉及了具体利益的“协调”并不容易,显然的,相对于源头地,过境地从这个“绿色”的“配合”中,分不到太多的余润,反而还要占用它的道路等资源,“积极配合、免征免查免罚”自然迥非所愿。 现行公路基本运输规费的居高不下,同样使超载难以禁止。寿光至北京的绿色通道,经过205国道山东段、河北段、天津段和天津的外环线、京津塘高速公路天津段和北京段。公路过路过桥费要大约400元,油钱要800多元,9小时左右才能到达北京,不算几乎每次必然的罚款,从寿光送一次菜每车基本费用要花1200多元钱。不超载就赚不到钱甚至亏本,这是否已可以说明,治理公路超载光靠查和罚是远远不够的呢。近些年,各地处罚标准节节高,超载运输反而随之更为普遍,仅仅是货主、司机们法律意识淡薄的问题吗?从哪些方面可以帮助运销户降低运输成本,也是有关方面应该算一算的。 在寿光,市场和司机们轻易就凑起了几乎每车必罚的河北黄骅等地段名单,司机们交流的经验是“买望远镜、车上带辆自行车,快要到检查和罚款的‘高发路段’了,就远远把车停下,拿望远镜观察。要是还怕离得太近,干脆骑自行车去侦察一番。有查车的,就停车熬到人家下班”,这招往往只对一些临时检查、罚款点管用,对必经之路的固定点是没用的。更多的司机把100元的钞票事先折在驾驶证里面,遇到查验就赶紧把驾照递上去“备查”,虽然明知绝大多数检查者不吃这一套,但“总觉得还是试一试好”。 记者在刚到寿光采访的当天,12月9日,交通部再次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在本次车辆超限超载治理中对不同车辆要区别对待——当前应以重量超限的煤炭、砂石等物品运输车辆为重点,加大治理力度。同时,对于运送蔬菜瓜果鲜活农产品等的运输车辆,“一律不得在运输途中进行超限检查和卸载”。 对这个通知,寿光市场和一些运销企业也已有所耳闻,但两天后反馈的情况是——“不知今后能怎样,反正现在还没有看到效果,”王佩军说。 附: 全国人大常委会2003年10月28日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相关规定第四十八条 机动车载物应当符合核定的载质量,严禁超载;载物的长、宽、高不得违反装载要求,不得遗洒、飘散载运物。 机动车运载超限的不可解体的物品,影响交通安全的,应当按照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指定的时间、路线、速度行驶,悬挂明显标志。在公路上运载超限的不可解体的物品,并应当依照公路法的规定执行。 机动车载运爆炸物品、易燃易爆化学物品以及剧毒、放射性等危险物品,应当经公安机关批准后,按指定的时间、路线、速度行驶,悬挂警示标志并采取必要的安全措施。 第九十二条 公路客运车辆载客超过额定乘员的,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超过额定乘员百分之二十或者违反规定载货的,处五百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罚款。 货运机动车超过核定载质量的,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超过核定载质量百分之三十或者违反规定载客的,处五百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罚款。 有前两款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扣留机动车至违法状态消除。 中国农业网编辑

海晟名苑

机电

杭州绕城高速

钢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