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洗铁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酸洗铁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视频网站逆袭电影工业下游

发布时间:2020-01-14 23:44:27 阅读: 来源:酸洗铁红厂家

土豆集团高级副总裁朱辉龙。

本报记者 赵妍 发自上海

优酷土豆今年与传统影视公司计划合作10-15部电影,已经上映的包括《人间小团圆》、《窃听风云3》,紧接下来还有博纳的《白发魔女》、星美的《黄金时代》等。电影出品人挂着优酷土豆集团董事长兼CEO古永锵的名字,让人不禁好奇优酷土豆在其中究竟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优酷土豆高级副总裁朱辉龙的公开说法一直是“用资源来帮助电影获得更好的票房”,“用资源或者用潜力投资”。这意味着视频网站与电影工业共生多年,渐渐走到合作,如今用自己的流量资源,当上“出品人”,进入的是电影工业的下游。

视频网站宣传抵达二三线城市

时代周报:你们在联合出品的模式中究竟投资哪些?

朱辉龙:一个电影里面,有制作成本,宣发成本,这些都是硬成本。比如这个电影,制作100万,宣传500万,那可能我们在宣传500万里面就担了一大块。

宣传你总要投广告,有我们在的话广告就可以不投了。另外一种投资途径就是,可能我们也会投一部分钱进去。很多人找我们联合出品的核心是,我们是国内最大的视频媒体,有5亿用户。现在很多电影院进到二、三线城市,如果你想在二、三线城市铺广告牌和路牌,那是挺难的,你想象一下,在二、三线城市竖这么一个小牌子,怎么做广告?

时代周报:你们跟传统的影视公司合作,怎么分成?

朱辉龙:分成这个比较新,是一个商业规则问题,我说了人家公司还不同意呢。整体来说,所有的商业游戏规则都建立在双方1+1大于2这一点,我们对他们有帮助,自然会得到我们应得的东西。

时代周报:像今年10-15部的合作电影,你们怎么选择?还是说来者不拒?

朱辉龙:我们是有选择的。很多片子我都会去看剧本。我们把自己当做用户来看待,我是优酷的用户,我是土豆的用户,我喜不喜欢这部电影,这是第一个。第二,我们希望利用互联网来帮助这部电影。所以我希望这部电影符合我们这个平台的调性。第三,互联网参与电影才过去了一年,所以我们愿意尝试各种不同的类型,比如说7月4日有中影集团的《扁豆先生》,是一个经传题材的小成本片子,我们也愿意合作,并不是只和大电影合作。后面的《白发魔女》、《黄金时代》,类型也都不一样。(摸索)找到感觉,找到未来,这是我们自己的节奏。

互联网对电影的影响主要还是要营销

时代周报:从行业层面来讲,像优酷土豆这类视频网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介入电影行业的整个制作流程?

朱辉龙:我们是最早的,是国内第一家开始介入的互联网公司。主要还是因为我们有媒体优势,其他同行怎么做,我也说不好。昨天看到一个成龙的片子,听说有人准备拿钱去砸。每个公司有每个公司的资源和优势,各有各的特点。当然在这个领域我们肯定是最早的。

时代周报:优酷土豆作为一家数据公司,它到底能够把传统的影视行业变成什么样子?

朱辉龙:不是把它变成什么样子,而是能够帮助它哪些东西。最简单的一点,现在中国的银幕超过2万块,以前基本上把银幕都占满了,现在银幕足够多,用户就可以细化,可以选择符合自己口味的电影,类型片就有机会。其次,用户可以细化,区域可以分,互联网就有机会,比如我们的广告可以精准地分区域投放,只投广东,只投西安,都可以。甚至在未来,广告可以只针对男性或者女性投。另外在国外,互联网一直是电影营销的最主要的阵地之一,所以YouTube右上角那个播视频的位置一直是电影公司抢着竞价的位置。只不过中国,过去大家把互联网这个媒体想小了,到今天这么多访问量,这么多用户,互联网变成主流媒体,同样的费用,你投到互联网的投资回报率就高。而且它可衡量可追踪,一个路牌你能知道有多少人走过看过了吗?网站上面,每个广告播了多少次,多少人看,我们都有数。

时代周报:变革主要还是在营销方面?

朱辉龙:中国地域辽阔,带来的问题就是电影营销需要更有效更精准更细化。在这个大背景下,电影和互联网的结合就会自然而然应运而生,因为互联网适合在这个环境下做营销。

时代周报:是否会对影视产业的上游产生影响?

朱辉龙:上游是另一个概念。7月10号我们要出《老男孩》,在整个中国的大环境下,类型片有机会,版权IP越来越有价值,《老男孩》会成为大电影,是完全有可能的。越来越多有意思的话题在互联网上孵化出来,在互联网上开始流行,比如说年底,《十万个冷笑话》会上大电影,我前几天在看它的剧本。互联网是产类型片电影的沃土,互联网孵化出一些好的类型片idea。我们给电影提供一点材料,提供大营养。难度是,导演手里拿着很好的项目和单子,但电影投资动辄几千万,那我们可以对小的项目进行测试。比如这个电影你可以拍一个20分钟的短版,我们就是最好的测试平台。这是另一个产业的变化。

时代周报:目前国内的电影工业形态已经存在至少十年了,以前它对互联网是有抗拒的,你怎么看这个变化?

朱辉龙:我倒从来没觉得电影行业在抗拒互联网。只不过在过去,电影行业把互联网当做一个小管道,我有声音,通过你这个管道发出去而已。现在随着网络和视频的爆发,这已经变成了一个交互作用,就是说不仅有声音传出去还有声音反射回来,而这个回答的声音对电影帮助非常大,包括用户数据、互动、分区域等,这是一个真正的改变。

时代周报:所以互联网跟传统的影视公司还是合作的关系?

朱辉龙:我敢说在未来,数据公司会更开放地跟影视公司合作,影视公司也会从过去的戒心变成合作的心态,我们今年跟几个大的电影公司基本都合作了,跟华谊也合作了《人间小团圆》,那个片子特别好,我特别喜欢。

专题报道

上海电影节:移动互联正在改变一切,包括电影

SMG、百视通(600637,股吧)、风行网启动台网融合

(责任编辑:HN024)

挂号预约系统

在线咨询问答

挂号服务平台电话

名医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