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洗铁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酸洗铁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银泰系幕后操控G中百举牌事件试验机

发布时间:2019-10-16 20:33:23 阅读: 来源:酸洗铁红厂家

银泰系幕后操控“G中百举牌事件”?

“G中百举牌事件”的操作路径充满疑点:开设在中信证券北京安外大街营业部的“孙晨”系列非实名账户在被举牌前有神秘资金注入,大量增持G中百;举牌前日,“孙晨”系列账户通过大宗交易向举牌者抛售,其行动表现出高度的计划性和组织性。而且,平泰商贸的法人代表陈萍及股东郑镇太在介入G中百举牌事件之前,这个账户已持有大量百大集团股票。 举牌、举牌、再举牌。百大集团、G武商和G中百三家商业类上市公司频频遭遇举牌成为近期资本市场最大热点。而市场一直在广泛猜测的焦点是:银泰系是不是举牌G中百的幕后操控者。 百大集团和G武商的举牌者均为银泰系,尽管银泰方面表示举牌G中百并非银泰所为,但证券时报记者在对百大集团与G中百的举牌过程和细节的梳理中发现,举牌G中百的平泰商贸来历非同寻常,与银泰系举牌百大集团期间大量持有被举牌公司股票的“孙晨”系列账户之间关系神秘。 中信证券安外营业部———举牌筹码集散地 百大集团和G中百两家上市公司有一个共同特征是:被举牌前均出现多笔大宗交易。 上周一(10日)及周二(11日),G中百连续两天共出现10笔大宗交易,两天的大宗交易买方均为国泰君安深圳益田路营业部,而两天的大宗交易中,除一笔大宗交易来自国泰君安益田营业部内部,其余9笔大宗交易的卖方营业部均为中信证券北京安外大街营业部。上海证券交易所大宗交易信息显示,百大集团与举牌有关的大宗交易卖方也是中信证券北京安外大街营业部,只是买方变成了东方证券杭州体育场路证券营业部。虽然被举牌公司的股票汇集地不同,但股票的流出地却完全相同。 百大集团和G中百的大宗交易全部来自中信证券北京安外大街营业部,这两起看起来并不相干的事件的背后,两家上市公司的举牌者“不约而同”地将举牌筹码获得源锁定为这家营业部。中信安外营业部为什么会恰巧成为将被举牌公司的重仓持有者?而为什么又会恰巧及时地通过大宗交易将“筹码”转移给举牌者? 通过大宗交易快速得到大量被举牌公司股票的举牌者已浮出水面,百大集团的举牌者是银泰系,G中百的举牌者是平泰商贸。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是,是哪些人通过大宗交易卖出了这么多股票?或是该营业部中有一批“投资者”在这两次数额巨大且对上市公司控制权影响重大的股票买卖行为中达成了某种一致? “湛江投资者” 百大集团2005年12月31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除浙江银泰百货有限公司、杭州工商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富睿有限公司外,其余7名个人投资者分别是:孙晨持有319.7129万股,何志平持有232.4428万股,徐金持有217.2065万股,周月华持有123.008万股,徐粤河持有111.71万股,娜布吕持有50.44万股,叶志玲持有50.07万股。股票购买时间基本上是去年第四季度,7名个人投资者的合计持股量为1104.5902万股。这些股东是不是都与随后的百大集团频频举牌有关?记者对另一家被举牌公司的深入调查暴露了百大集团前十大流通股东的玄机。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在今年2月中旬,G中百的流通股东中,前15大个人流通股东的席位均在中信证券北京安外营业部。而曾出现在百大集团十大流通股东中名册中的孙晨、何志平、周月华、徐金、徐粤河、娜布吕、叶志玲赫然出现在G中百个人流通股东大股东之列。两家被举牌的上市公司中排名居前的个人流通股东名单如同克隆般相似。 记者还发现,在中信证券安外营业部开户的G中百前15名流通股东,除孙晨、何志平通信地址在北京西城区以外,徐粤河、娜布吕、庄胜等13位股东通信地址全部在广东湛江市,其中12位在霞山区,另1位在坡头区,这15个股东合计持有G中百股票高达1112万股。 4月14日,记者赶赴湛江,对这批湛江投资者的实地走访结果让人大吃一惊。徐粤河是徐金、招懿玲夫妇的次子,这户人家声称没有投资股市,实际持有300多万G中百股票市值和300多万股百大集团股票显然已无可能。而记者找到其他的当事人也都没有涉及过股票投资。调查结果清楚表明,这批“湛江投资者”是可以确认的非实名账户。 大宗交易的秘密 从过去举牌收购案例来看,举牌者增持流通股达到一定数量后,虽然后续增持的数量不断地快速增加,但股价却变化不大,甚至还会下跌。这主要与埋伏账户有关———举牌方往往事先会在收购对象的流通股股东中埋伏一定数量的账户,当股价上涨一段时间后,就将埋伏账户内的流通股通过大宗交易等手段倒仓,以便使举牌人获得足够多的举牌所要需的股票。 大宗交易可以使举牌者大大加强对公开持股数量的控制力,减少相关信息披露所带来的被动局面,同时还能保证股价不出现剧烈波动,降低举牌成本。 大宗交易的出现意味着公司较大的流通股东们参与了大宗交易。由于目前尚未得到百大集团在举牌期间股东持股变化细节,是否有“湛江投资者”向银泰方面集中出售股票尚不得而知。但经过多方努力,记者查到了G中百4月11日大宗交易的详细信息。 4月11日,G中百当日总成交2064.86万股,而在7.35元这个价位上成交极为密集,平泰商贸一个交易日增持1050万股股票,获得了G中百5.011%的股份,但股价仅微涨1.91%。与次日受举牌消息刺激、G中百股票成交量没有特别放大却封死涨停相比,平泰商贸增持过程平静而顺利。 而最值得注意的是,那批“湛江投资者”中,何志平在4月6日出售了71.3万股、娜布吕于4月10日出售了82.76万股G中百。孙晨、徐粤河、招懿玲、叶志玲、林大平、林李柏、郑小明则在11日抛售了全部G中百,总量高达526万股,成交价格均是7.35元。 事实上,4月11日这天的大宗交易总成交量为840.89万股。而记者还了解到,在当天集中售出G中百的股东中,一位叫陈萍的投资者(并未在2月份G中百较大流通股东名单中出现)共卖掉了255万多股股票,这个名字与平泰商贸法人代表陈萍的名字相同。 股票交易记录还显示,浙江银泰百货有限公司在3月28日时已持有20.25万股G中百。但也在平泰商贸收集举牌股票时抛出了全部股票。这里面是否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记者将上述这些集中减持的股票总量与“湛江投资者”总的减持量相加,总数高达955万股,占到了平泰商贸增持量的90%。“湛江投资者”与平泰商贸增持G中百的关联度自此得到基本确认。 据证券时报记者统计,至4月14日,这批“湛江投资者”中还有徐金、周月华、庄胜、庄忠红、庄忠东、郑镇太6人没有减持股票,其合计持股量约为386万股。这很可能是下一步平泰商贸增持G中百流通股的伏兵。 “孙晨”是谁? 中信证券北京安外大街证券营业部中的这批“湛江投资者”的实际幕后人是谁?这个系列账户在两起举牌事件中充当了什么角色? 本文发稿前,证券时报记者从可靠渠道获悉,2005年12月26日至2006年2月17日,共有5家机构和7名个人向中信证券北京安外大街营业部中的个人账户“孙晨”累计存入资金6400多万元,孙晨自此开始以其个人账户及其控制的14个非实名账户(即“湛江投资者”)大量买入G中百。截至2006年2月21日,共买入G中百股票1100多万股。“孙晨”系列账户从另一个侧面被证实是G中百举牌事件的主要股票收集者。 目前记者尚未查清究竟是哪些机构向“孙晨”账户存入了6400万元资金,但根据“孙晨”系列账户对G中百举牌行动的配合情况来看,为“孙晨”系列账户提供资金的机构和个人应该与平泰商贸存在很深的关系。 孙晨是谁?孙晨的背后又是谁?这是两起举牌事件的核心点,也是厘清平泰商贸与银泰系之间关系的关键。 平泰商贸=银泰系? 当记者证实了“孙晨”系列账户在平泰商贸举牌G中百事件中的角色和作用后,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浮出水面:负有保障平泰商贸举牌顺利进行重要使命的“孙晨”系列账户虽然从去年12月底才开始执行收集G中百股票任务,但百大集团去年12月31日的流通股东名单清楚显示,当时“孙晨”系列账户已至少占据了百大集团个人流通股东的前七席,而仅此7个账户合计持股高达1100多万股,市值6000多万元。 事实是清晰的。“孙晨”系列账户集中持有百大集团股票的行为在先,而在没有开始出售百大集团股票的时候,即从去年12月26日开始到今年2月17日,在不到两个月内,又有多家机构和个人向这个系列账户陆续存入6400多万元资金,其用途是购买G中百股票。到2月21日,“孙晨”系列账户收购G中百股票工作完成,累计购入G中百股票1112万股,并在平泰商贸出现的那天以大宗交易出售了大部分股票。“孙晨”系列账户明显地在百大集团和G中百两起举牌事件中同时开辟了“两条战线”。 “孙晨”为什么会同时帮两个举牌者收购被举牌公司股票?两个举牌者为什么这么巧地选择了同一个“孙晨”担负如此秘密而重大的责任?或许,只有这两个举牌者是同一个授意者才可能出现这种机缘的巧合。 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细节是,湛江市霞山区平泰商贸有限公司的股权由两个自然人持有,其中陈萍持股80%,郑镇太持股20%,身份证号码显示,两人均为广东湛江市人,陈萍出生于1958年,而郑镇太出生于1938年。 问题是:平泰商贸的法人代表湛江人陈萍是在4月11日卖出了255.28万股股票的那个陈萍吗?平泰商贸的二股东湛江人郑镇太是“孙晨”系列账户中的那个湛江人郑镇太吗? 然而巧合再次发生。郑镇太在中信证券安外营业部开户留存的地址显示,郑镇太通信地址为湛江市坡头区官渡镇,而4月12日G中百披露的《股东持股变动报告书》显示,平泰商贸的二股东郑镇太的长期居住地亦为湛江市坡头区官渡镇。而且,“孙晨”手中的“郑镇太”的身份证号码显示,该郑镇太确实在湛江坡头区。两个郑镇太的身份完全吻合。 G中百披露的《股东持股变动报告书》还显示,平泰商贸法人代表陈萍于4月11日通过大宗交易向平泰商贸出售了255.28万股G中百。两个陈萍被证明确实是同一个人。 对于这种巧合,任何人都知道意味着什么。这一细节表明,平泰商贸出面要求孙晨系列账户进行“收集股票”的前提已经荡然无存,平泰商贸反而成了“孙晨”们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注册的壳公司。既然是个壳公司,那么真正的幕后人一定与此前发生的百大集团举牌有关,了解内情的应该是利用郑镇太等人身份证在中信证券安外营业部开户并进行相关操作的“孙晨”。 我们唯一还需要追查的真相是“孙晨”系列账户究竟在百大集团举牌事件中充当了什么角色?“孙晨”与浙江银泰究竟有没有关联?相信“孙晨”们所在的中信证券北京安外大街营业部的交易记录和大宗交易的详细过程会找到答案。 事实上,如果没有发现“孙晨”系列账户的存在,硬要把浙江银泰和平泰商贸扯上关系是十分困难的。但孙晨系列账户的存在和平泰商贸两位股东的真实性出现了疑点,而且这个账户同时为两个举牌者担负责任重大的秘密收购股票任务的功能特征显示,“浙江银泰和平泰商贸毫无关系”的说法是很难站得住脚。 在武汉当地,几家商业上市公司的业务整合问题已经历了几年的酝酿。事实上,去年武汉市政府下了决心把银泰系作为战略投资者引入武汉商圈。据当地知情人士称,当时政府方面与银泰是有个私下约定,即先做武商后做中百,G中百早已纳入整体的银泰并购计划。而G中百是湖北商业上市公司中在超市业务方面做得最好的,银泰系染指G中百自有其内在和外在的理由。 (来源: 证券时报 记者李晓)

试验机柔度

万能试验机怎么表征韧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