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洗铁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酸洗铁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TD发展之国家政策和企业战略

发布时间:2020-02-12 21:56:54 阅读: 来源:酸洗铁红厂家

为了进一步理清TD在我国的发展问题,现在把一些主要观点整理出来,与大家分享。

1.疑问:TD产业化落后于WCDMA,中国为什么还要发展TD?

答:最直接的原因是政府要把自主技术创新落到实处;深层次的原因是中国经济存在深刻的矛盾,不进行自主技术创新,不支持像TD这样的自主技术,中国经济就没有前途。

可以讲得更具体一些:为什么现在出现经济危机?因为三种矛盾相互交织在一起。第一个矛盾是,我国长期实行的“以外贸拉动经济增长”、包括大力发展OEM的战略,已经失效。实际上,我国长期以来保持极高的外贸依存度,使得中国的经济发展高度依赖国际市场,风险巨大,这次发源于国外的经济危机对中国经济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并不出人意料。加上人民币升值的压力,今后更难以再走“以外贸拉动经济增长”经济增长的战略。

第二个矛盾是,国内经济增长正在出现拐点,支柱行业高速发展的势头难以为继。比如房地产行业,经过高速增长后,现在的主要矛盾不是供给不足,而是需求不足:买得起房子的大都买了,买不起的,短时间内还是买不起。又比如基础设施行业,以高速公路为例,我国经济发达地区的发展水平已经接近甚至超过发达国家,进一步发展的潜力有限。支柱行业发展放缓必然导致对相关行业(比如钢铁、水泥、设备)拉动作用的降低,进而影响整个经济的发展。

第三个矛盾是,随着国际化的日益深入,相当一部分中国本土企业,由于缺乏核心能力,比如自主核心技术,在同跨国公司的直接面对面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本土企业能否生存和发展的问题并没有解决。

第三个矛盾早已存在,但是并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前两个矛盾同时出现,使这个矛盾一下子突出出来。从一定意义上讲,这也是件好事,使大家认识到,单靠低成本和简单管理已经难以生存和发展,中国本土企业的发展已经到了以提高管理水平、培养核心能力为中心的时候了。

危机出现后,各级政府,特别是中央政府,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那么,这些措施的有效性如何呢?这需要结合三个矛盾的特点判断。在这三个矛盾中,前两个的核心是市场需求不振,而目前的政策主要是刺激投资和消费,因而一定会有效果,至少短期内是这样。

但是,第三个矛盾不仅仅与市场需求有关,更与企业的核心能力和竞争力有关。换句话说,即使市场需求可以在一段时间内被刺激起来,如果本土企业的核心能力和竞争力不足以应对跨国公司的挑战,问题还是解决不了,甚至会随着经济国际化的深入而加剧。这就告诉我们们,目前的政策是必须的,没有这些政策,企业很难渡过现在的难关;但是,还必须有新的政策,切实帮助本土企业提高核心能力和竞争力,否则,过了4-5年,危机再次来临,就很难应对了。

那么,如何才能提高本土企业的核心能力和竞争力呢?具体到技术密集型行业,最主要的是需要提高企业的自主技术创新能力。这是因为,从理论方面看,代表企业竞争优势来源的最有影响力的“资源基础论”(TheResourceBased Perspective)认为,一个企业持续的竞争优势来源于它独特的“资源”。虽然“资源基础论”还没有清楚地描绘出能够为企业带来竞争优势的独特“资源”的所有具体表现形式,但是以核心技术为主体或基础的“知识资产” (Knowledge based assets), 是最重要的表现形式之一。换句话说,在技术含量比较高的行业,核心技术不是企业竞争优势的唯一来源,但一定是最重要的来源之一,当两个企业直接竞争时,在其他条件一定的情况下,缺乏核心技术的,一定处于不利地位。

2.疑问:发展TD的困难是什么?

答:主要是“后来者劣势”问题。所谓“后来者劣势”是指,即使中国的本土企业在核心技术的自主开发上取得了突破,同跨国公司相比,也往往更不容易被市场接受。下面的例子可以让我们对“后来者劣势”现象有更直观的理解。曙光公司曾经做了一个试验,把台湾某企业为曙光加工的两台一模一样的机器放在一起,一台贴上曙光的标志,一台贴上IBM的标志,然后请一群人判断哪一台机器更好,结果是,大多数人认为贴IBM标志的那台更好!

“后来者劣势”现象的普遍存在,主要原因是:(1)不相信中国本土企业有能力开发出同国外企业一样好的技术和产品,更不用说更好的技术和产品;(2)明知中国本土企业的技术和产品更好,但是也不愿意买国货,因为用国货让很多人感觉到没有面子,或者怕承担责任――如果买了跨国公司的产品,出了问题也关系不大;(3)我国国内市场高度开放,用户有更多的选择,而且很多更倾向于选择国外的技术和产品;(4)更深层次的原因是,1840年以后,整个民族和国家备受欺凌,直到现在仍然是一个经济发展还处于世界落后水平的国家,人们的自信心仍然缺乏。

这就告诉我们,中国的自主技术创新面临非常严峻的挑战,需要有特殊的措施,特别是政府部门,要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把“后来者劣势”问题的负面影响尽可能降低。否则,自主技术创新的前景堪忧。

TD的发展也面临“后来者劣势”问题的严峻挑战,特别是,如果同时发TD、WCDMA和CDMA2000三个牌照,这一挑战的严重后果是难以预料的。

3.疑问:政府在克服“后来者劣势”、加快TD发展中的作用是什么?

答:中国政府,特别是中央政府,需要采取强有力措施,切实为TD的应用创造良好的环境。具体而言,采取的措施应该包括:

第一,三家运营商都只发TD牌照

这是解决“后来者劣势”问题最好的选择,是发展TD最好的选择。这样做的历史根据是:日本、韩国的技术追赶和技术创新,都是在高度保护国内企业、国内市场的情况下进行的。比如,著名创新学者、MIT教授Cusumano 的研究表明,从1960年开始的大约20年中,日本轿车进口只占国内销售的1%左右。Cusumano进一步指出:日本政府的一项政策,即通过限制轿车进口保护本土企业,就使得一项原本肯定会失败的事业变成了一项利润非常高的事业,而这就告诉我们一个非常明显但非常关键的关系--尼桑、丰田,以及整个日本轿车工业成功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国内市场的保护。

韩国电影事业的发展也说明了保护国内市场的重要性:韩国政府规定,韩国电影院每年必须放映韩国影片100多天以上。正是在这一政策的支持下,韩国本土电影所占的市场份额从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的不到20%上升到现在的70%。

这就表明,对发展中国家而言,政府保护国内市场是本土企业发展起来的一个重要保证。相反,过度开放国内市场则会给还非常弱小的本土企业造成巨大的压力,甚至使它们被彻底边缘化。

有人可能会说,现在不同了,是国际化的时代。我们的看法是,国际化本身不是目的,如果国际化不利于本土企业的发展,不利于自主技术创新,就不要过度国际化,过度开放国内市场。

第二,对TD的发展实行特殊政策

如果因为特殊原因,不得不发3个不同标准的牌照,那就必须对TD的发展实行不同于发展WCDMA和CDMA2000的特殊政策;否则,三者直接竞争,由于“后来者劣势”的影响,TD的前景堪忧。

特殊政策可以包括:(1)中央政府需要发出非常明确的信号,表明政府大力支持、优先发展TD的决心;(2)明确宣布,“不对称管制”主要是针对2G市场,而不是3G市场;“不对称管制”政策必须服从、服务于优先发展TD的政策;(3)这也意味着,对承担发展TD 产业龙头作用的中移动,不是限制发展,而是从各个方面大力支持;(4)在政府对中移动的考核中,发展TD、支持自主技术创新是比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更优先的目标—--实际上,发展TD、支持自主技术创新才能在更大的分为内实现国有资产真正的保值增值。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我们的研究表明,虽然大家都不喜欢垄断,但是经济学主流的观点仍然是,从核心业务看,起码在现有的技术水平下,电信产业基本上还是一个天然垄断产业。在这种情况下,试图通过引进竞争来消除垄断的消极影响是难以奏效的:过多的竞争只能是资源的浪费,或者是企业破产,投资者遭受损失,或者是为了收回投资,并取得一定的回报,企业进行合谋,最终还是消费者来买单。这也表明,在基础电信服务行业,因为很多人厌恶垄断,做不到只有一家运营商,也不应该存在两家以上的运营商。正因为如此,国家优先支持中移动,并不是一件坏事,只要国家能够在电信服务价格上有适当的管制,不让广大消费者吃亏。

第三,对TD产业链上的薄弱环节给以大力支持。比如,可以以国家财政资金或政策性贷款,对重点芯片企业和终端企业进行高强度的支持。工业信部在一定时期内把TD终端和有关业务纳入政府采购范围的做法就是非常好的政策。

4.疑问:中移动应该采取什么措施发展TD?

答:第一,坚定信心,充分发挥产业链龙头的作用

TD产业链发展到今天,已经基本具备了支持产业的发展。但是客观地讲,这条产业链上的不少企业,仍然非常弱小。中移动作为产业链的龙头,可以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最有力的支持就是加快TD网络的建设,加大采购力度,让产业链上的企业摆脱现金流的困扰,看到希望。

中移动应该认识到,对产业链的支持会给中移动带来巨大的利益。根据哈佛大学商学院Porter教授的研究,发达国家在全球范围内具有竞争力的企业,它们的竞争优势与企业自身的资源和能力有关,但是,同样重要的是基于本土的产业支持体系和完整的产业链的支持:高水平的相关产业和企业(比如零部件供应企业)的支持;高水平的生产要素的支持;高水平的市场需求的支持;以及有效的政府政策的支持。美国的计算机产业长盛不衰,根本原因在于有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本土企业和用户之间相互影响、相互支持。

第二,两条腿走路发展市场

首先是在大城市提供高端数据业务。另外两家运营商也在这样做,为了应对它们的挑战,中移动现在的建网规划基本可以满足要求。

但是,仅仅这样是远远不够的。为了取得竞争优势,更为重要的是,要快速建成覆盖全国的TD网络,在全国范围内快速实现2G用户向TD用户的大规模迁移。这是因为,既然3G是方向,2G用户向TD用户的迁移就是必然的,问题是如何迁移。正确的战略是,与其顺其自然,不如主动行动。比如,中移动现在的做法就很好:通过GSM网支持TD网的发展,即在还没有TD网络的地方,可以顺利切换到GSM网。这就极大地方便了用户:在覆盖全国的TD网络还没有完全建成以前,用户也可以购买和使用TD手机。

这里的关键是,对TD用户(或更广义地讲,3G用户),要有一个全面的认识。比如,不要认为所有TD用户最关注的业务就一定是可视电话、视频会议、手机电视等。实际上,大多数用户在大多数时候,话音、短信仍然是最主要的需求,如果用TD技术能够更好、更便宜地提供话音/短信业务,人们也会愿意买只提供这类服务的TD手机。而且,这不影响希望得到更复杂服务的用户,他们可以购买提供相应服务的更高端的TD手机。

对此,有人可能认为,既然中移动的2G网络已经可以很好地提供话音业务,为什么还要花大力气把现在的2G用户变成TD用户?至少有两个明显的好处:在大规模应用中尽快促进TD 产业链的成熟;充分发挥中移动30多万个基站的优势,在另外两家运营商还在争夺大城市市场时,迅速抢占全国市场,扩大市场规模。

第三,处理好TD与LTE的关系

对于中移动目前应该把重点放在发展TD上还是LTE上,有不少不同的看法。我们认为,在发展3G问题上,由于电信和联通的存在,中移动其实没有选择。如果中移动现在上TD不积极,等LTE成熟,而电信和联通上3G则很积极,中移动在3G上就会处于劣势。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技术演进是3G-LTE-4G,对中移动有何意义?如果竞争优势失去了,什么样的演进路线也没有意义。所以说,向LTE演进没有问题,但是中移动不能等LTE,迅速、大规模上TD才有可能在3G上取得领先地位。TD是生存问题,LTE是提高问题。

中小型污水处理设备